冰冻的小姐鱼

身残志坚
随便写写
一边放飞一边舞

看文的往前翻,我水的实在太多了

 

【喻王典型性ABO|并不赤鸡】咬唇

是个很不赤鸡的AXB,就谈谈恋爱

喻王ABO归档走:非典型



 

Alpha喻XBeta王,有叶黄暗示

余生请你指教——《咬唇》


去年的人生已经走过,今年的烦恼不知道望不望的到头。

王杰希跟喻文州恋爱的第一天起,面对的就是他妈凝重的眼神。他带着文州去家里吃饭时,他妈私下里给他塞了一堆补汤。

“儿啊,你受苦了……妈心疼你……”
?????

王杰希满脸不知所措,看他妈用碎花小手帕揩着眼泪,“我没想到我儿子会找一个O……”

“妈你放心他对我很好……等等?”

“不行,”他妈声色俱厉地说,“这种O妈妈见多了,你以为器大活好你还学过跆拳道就有用吗多生几个孩子就有用吗,一发情你迟早得被榨干在床上要么就是被一堆A殴死在床上……唉妈知道你还年轻没见过O浪起来是什么样子,管你是哪根就往里面捅,哪怕他陪你装B也只是暂时的,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不是妈封建,委实是……唉我的儿啊我苦命的儿啊……你从小眼睛不一样大亏的长的好看赛模特如今又是闹哪一出呢……”

他妈这一番话吓得他大小眼都一样大了。您才第一次见他啊?您是怎么看出文州是个O的?

他妈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把着他的手,语重心长,“长的好看的B也不少,何苦呢?”

喻文州自然不知道背后他被说成了什么样,就觉得丈母娘看他的眼神迷之奇怪,最后把他俩送走后喻文州似乎听见风里远远传来一声嚎啕……

“杰希,怎么了?”
“……”他其实不是很想说话。虽然算不上鸡飞狗跳,可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似乎他周边的人都觉得喻文州是个甜滋滋的O,他这个B强行占了人家什么便宜似的,都用哀其太幸怒其太争的表情看他,要么就是用喜当爹的眼神看他:众所周知B无法标记,因此B也成为不愿受标记的O首选的性伴侣。

……甚至某次大学同学结婚时,黄少天跟王杰希去了趟厕所,回来时看见人自然而然地夸叶修和喻文州A才O貌天作之合,两个人一脸尴尬。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把喻文州往身后一拉,“抱歉,他是我的。”

对方眼神在他们三个之间转了一圈,恍然大悟,不由得给了王杰希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脑了十万字言情小说流着宽面条泪走了。

黄少天砸着他的肩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吃醋了吗你猜她猜你单恋老叶还是文州哈哈哈哈哈文州那么甜你可要看好啦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就在黄少天以为他面部肌肉要抽筋时他把黄大少手一掀,走了。
叶修:“闹脾气了?”

“嗯。”喻文州说,“杰希他并不喜欢别人在这上面开玩笑。”

“谈个恋爱挺不容易哈。”叶修抽着烟,“你跟他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每天置气?”

“可惜叶前辈想别人跟他置气都做不到啊。”喻文州意有所指地望了黄少天一眼,把东西递给叶修,“麻烦叶前辈了。”

喻文州找到王杰希时离婚礼开场时间还长,地儿挺偏,没靠着台子那么吵,他给喻文州也辟了个座儿。王杰希不开心,王杰希很委屈,王杰希不说,王杰希还是王杰希。


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给他倒了杯橙汁,给自己倒了杯可乐。王杰希看了半天觉得这橙汁很有可能加过色素,他一向喜爱纯天然的饮料比如王O吉,而喻文州那一杯不就是二氧化碳加水嘛。

他们读研的时候喻文州读的有机王杰希读的分析,两个人本来不在一块儿长年给老板搬东西做实验就熟了,王杰希一开始还对学有机的有点同情,今年有个学有机的中毒了,脑子傻了。


可喻文州出来赚钱比他多。他妈给他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的;他当初老板谆谆教诲说,连钱都没有活那么长有个卵用啊。而且虽然他妈那么说,见到喻文州后还是唉声叹气,唉你说你赚的钱还没一个O多这怎么说的出去啊?

等到他妈知道喻文州是A后,先扯了一番“A有什么好恋爱的时候真情实感恨不得把你捧上天去,一见到O就不知天南海北了你以为这年头的A不会精虫上脑你错了哪怕他强行陪你装B也只是暂时的!唉我的儿啊我苦命的儿啊……”然后又说,“你看你赚的钱没他多别人会怀疑你靠他你在他面前也会抬不起头来作为一个B要做堂堂正正一个B经济独立才可以谈爱情自由!”

听您的口气我是要沿街乞讨似的…

王杰希脑内神经细胞活动了半天,觉得有些累了,也觉得挺没意思。但生活比这没意思的地方多了去了,他觉得每天干着同一份工作很无聊但他也没法做一个自由职业者除非他真的想靠喻文州养;他觉得吃饭喝水很无聊做爱……跟喻文州做爱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偶尔激情平息过后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会有一阵最高哲学的茫然: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然后再追加一个问题,我旁边躺着这个刚干过我的家伙是谁?

看了看,哦,喻文州。再加一堆定语,最重要的不外乎我的伴侣。

心思便又活泛起来。

喻文州是个人精也整不出王杰希脑子里的九曲十八弯,每个人都有他不愿意让别人看的一面,而他们共有的秘密叫做爱情。

从一开始两个人就是共谋,没办法选择不爱你,只能选择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这里太闷了,要不要出去转转?……不喜欢的话下次不来了,就说你要陪我。”

“这不陪着你吗。”他披上外套,把上下都收拾妥帖,又看看喻文州,替他上下也打理整齐,然后半是玩笑半是抱怨的说,“每次装B都很不成功啊!”

“没事,你知道是什么样就行。”他笑了笑,突然说,“你觉得今年怎么样?”

“挺好的,宜嫁娶。”

过了门的喻太太和王太太的日子如往常一样无聊。房子还是住原来那套,附近有个菜市场还有个小广场,工作不太忙时两个人就会去广场上看喷泉,有时还能看到焰火。广场上遛狗的大妈大爷,疯跑的小孩子们,还有叫卖的小贩,情人节那天两人一人买了一支红玫瑰,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就像是人类该有的样子。

牵个手,打个啵,滚个床,生个娃,送个终,不到白头也没关系。

烦恼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两个人急了还是会有像小孩子一样置气的举动,王杰希依然觉得应付他妈特别心累。但两个人出门走在街上,各围了一半围巾,手指勾着,步调连着。有次王杰希新搬来的同事问一句,这是你家O?

这是我家喻文州。王杰希说。
长挺好看的。
谢谢。他笑了一下,不过还是我的。

半夜里两个人在一块儿亲的黏黏糊糊,喻文州问他我爱你该怎么说,理科生王杰希搜刮了半天迟疑地说,今晚月亮很美?

喻文州笑了笑,吻他,

“我想跟你一起从窗户里看月亮。*”

END
*出自张爱玲

喻王ABO:OXO盐花

BXA-O失忆蝴蝶

OXA雪在烧

AXO河的第三条岸

BXA如果我是个Beta

  190 4
评论(4)
热度(190)

© 冰冻的小姐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