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的小姐鱼

身残志坚
随便写写
一边放飞一边舞

看文的往前翻,我水的实在太多了

 

在逻辑世界中X是X这一同一律之所以轻松成立,是因为它是假定一个将经历看成零的、无时间无空间的永恒的视点。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假定一个无视点的、无远近法的世界。X,无论何时何地如何看待它,都是X,绝不是那种呈现出新面貌的东西。可以说是能够确保X的意义达到固化的这种假定,这个X成了无论搬到哪里,无论怎样都是不会变的固化物。即逻辑,由于假定了,符号的意义可以固化的结果等同于无视意义,这就将使“语义学的烦恼”搁置起来。这说来也确是彻底的纯粹化。
再不能彻底丢掉经常摇摆不定的意义的、不纯的——且将这种逻辑上的不纯看作优点的——语言中,正如同一律不以洁癖的形式实现一样,矛盾律当然也不以固化的形式成立。因为语言意义的弹性正在起作用。
——佐藤信夫《修辞认识》
鱼最近的脑洞:
喻王比赛做题
喻王晨跑
喻王自习
喻王竞赛
(………
等毕业了我大概会写个校园喻王…………


翻了两页中西交通史,非常惊喜地扒到了“支那”的由来,非常详细了
很想写中世纪伊斯兰世界惹,如果可以想把唐也结合起来写个世界视点(黄金草原里写黄巢起义真的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还想写苏菲派!


每日三省吾身:作业写完了吗题刷了吗单词背了吗

  2
评论
热度(2)

© 冰冻的小姐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