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的小姐鱼

身残志坚
随便写写
一边放飞一边舞

看文的往前翻,我水的实在太多了

 

写物理时又思考了一下我自己。
我自己的本心毫无疑问是讨厌异见并且难以容忍异见的,但是我总是教化(or假装)自己是一个对异见很包容的人。
可能是因为懂得完全的本质的可怕(原谅我用这么模糊的词),我才会明白容忍异见的可贵之处吧。




想了一下双重标准,觉得这个是完全有道理的。
当然,从纯粹的逻辑来说,双重标准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可纯粹化的逻辑首先是固定完全的视点的,而在一个人看事情的时候不可能拥有完全的视点。视点会自然流动,双重标准也就很好理解了。
每个人都会有吧,我现在并不认为这个是件特别糟糕的事情,毕竟人不可能照绝对的逻辑物化和量化所有事物来思考问题。



晚自习睡了一觉,这次终于没有人叫我啦!

想看两个O大着肚子搞(羞

顺便,水聊只是暂时的!!真的!

  7 5
评论(5)
热度(7)

© 冰冻的小姐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