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的小姐鱼

身残志坚
随便写写
一边放飞一边舞

看文的往前翻,我水的实在太多了

 

【双洪】匈牙利少女

补档

大概唯一一次写洪哥受(洪姐攻!)

CP洪姐X洪哥,拒逆
1526年莫哈赤之战后的一个匈牙利少女保有的国家记忆,和一个自小离开故国被当作“苏丹之眼”培养的奥斯曼洪哥。

其实改名叫洪苏的小情歌也可以。

越写越觉得你土暗恋洪hhhh(呸其实是你吧)

本来3k就能完结但我用了整整2k来赞美你洪so只写了个开头……照这样看来有点车的可能

其实每写一个东西总不甘于它是普通的同人啦……但是写着写着就成了这样↓
纲要:我洪最美你们肯定是嫉妒他的美貌

君士坦丁尼亚的天光将尽,不远处苏丹的托普卡普宫已经沉寂了下来。牛羊嘶鸣,雀鸟啁啾。孩子们在葡萄藤下嬉戏,女人们在内室里窃窃私语。老帕夏斜倚在榻上抽着水烟,闭目沉思。

他招来他的子孙,缓缓开口道:

“孩子啊!花落花开,果熟蒂落,本是常事;而在我行将弃世而去之际,我自作主张把这些教诲留给你们;你们可能置若罔闻甚至过耳即忘,但正如人们所说:作为演说家,就要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即使听众表情冷漠,自己的情绪也不能低落。不论如何,我将这些以通俗易懂的故事形式讲给你们,尽到我的责任,惟愿你们勉力而行。”

“波斯的先哲曾经说过:在这尘世浮生中的一切劳累辛苦,都不过是为永恒的净世做准备。如今,我也似他一般告诫你们:愿你们的品德之美如芳香,愿你们以至诚的心侍奉最尊贵的主。谁若伏下身子以谦卑的姿态敬拜并顺从他,谁就像柴火一样,愈倒置而燃烧的愈加猛烈!”

“孩子啊!这是第一个故事;也是我在人生中所遇到的最奇特诡谲的一个。这是关于上一代的一个传奇;他是那一代最出色的勇士,苏丹最出色的库尔。”

“他的名字是斯特凡库斯。匈牙利当地人称呼他为伊斯特万.海德薇莉。他还有一个阿拉伯名字叫穆萨;每一样都象征着他的智慧与勇武。在伊斯兰历945年,也就是我们时代的所罗门吞并匈牙利的那一年,一个士兵从蒂萨河边的一户人家里买走了他(愿真主保佑他!),将他带到了君士坦丁尼亚并成功地得到了苏丹的青眼。苏丹心甚喜悦,就赐他名于穆萨。”

“他的算术天文地理样样无不精,样貌举世无双,仪表堂堂却没有娇吝之气,而是留着美丽胡子的沉静面容;有人说他长得肖似苏丹最宠爱的妃子许蕾姆,因此才能得到苏丹的关注。我要告诉你们,当嫉妒蚕食了你们的心灵时,贤人所拥有的美好品行也自然被你们的双眼蒙蔽。万不可做那样的人!共事多年以来,人们都承认他的容貌堪与许蕾姆媲美,而品德和情操则有过之而无不及,直追曾经的大维齐尔易卜拉欣。

“他走路像猫一样轻,在鼎沸的人群中仍能自持;他个性冷淡,从不与不需要的人为不必要的事多说一句。他厌恶哈吉雅的搬弄唇舌,不耽于肉体享乐,只尽职尽责地办着自己的事。他对待朋友亲如兄弟,对待敌人势不两立。在君士坦丁尼亚的时间,他从来被当作一位真正而优秀的战士对待,同我们一起穿着红色上衣,甚至享有两条马尾的尊荣。”

“完美如天人的人!你们要向他学习,以来更好的侍奉真主。阿訇不是常教导你们吗?彼时所需,此世所应。君子之德在他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如若他那样高贵而谦卑的前代有经者们见到了真主),所有人都称赞他的前途无量。”

“他似乎从来不会老迈;比起我们业已年老体衰的人余下的叹息来说,他年轻而有活力。而当我们去世之后,倘若我的思想和言论不能为世所存,那么我去世了,他的声名还活在世上,他的事迹也活在世上,人们会在他的墓碑前吊唁。这也是我要告诫你们的内容之一:无论何时,都不可心灰意冷,懈怠了侍奉真主的心!你若如他所说而行,他必还你所愿而留你盛名。”
“孩子啊!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人,所有人都被他吸引,直到那个可怕的日子来临……”

“我想你们肯定在学习地理时在我们的好友皮瑞家里观察过最新的地图。如果你在巴尔干发现一根真主喉咙里的鱼刺是沉静而不规则的钱币形状,那就是斯特凡库斯的出生地;如果你们尚还记得你们的母亲在你们哭闹时恫吓你们的名字,你们在毛拉的课堂上想必已耳熟能详。我们的军人也常常提起他,雅诺什.匈雅提。我们的魔鬼,然而我们也常常怀念他。他的高贵与惨烈无可指摘——匈牙利贵族中唯一有骨气的人!”

“他就是隶属于匈雅提的民族的人。匈牙利,我们过去唯一的敌手,与我们同出马背,同归土地。

“伊斯特万,也就是斯特丹库斯,在他随苏丹南北征战时,不幸折戟于匈牙利的土地上。在战争结束的两个月里,他本应随着苏丹一起回返。苏丹让他和一小队人留守匈牙利,本以他的胆识不会有什么差错,苏丹也奖赏了他一块匈牙利的土地。可他却在两个月后他被暗杀。”

“那时我还是个倾慕他的兵士。他听说我的马术在小队里是最好的,提出要与我比试。那不是你们之间粗浅的争强好胜所能比拟的,伊斯特万.海德薇莉做什么都十分典雅,而受邀的我唯有受宠若惊。”

“孩子啊!我不想向你描述他弯弓射箭的姿态;那是极致的美感。我们的马蹄踏在新春湿润的土壤上,苏丹最明亮的眼睛在碧蓝色的天空里划出一道弧线。他仍然保持着他所有的冷静,单手抓住马鞍跳上马背,在飞驰的马背上抓出四支箭射向远方。那时他就大声唱起歌来,仿若雄鹰振翅,飓风过境,树林簌簌而响。

“孩子啊!有谁能想到他的突然转变呢?而伊斯特万.海德薇莉也一如既往掩饰的很好。匈牙利并没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而他本来也谨守着自己的德行。

“那队吉卜赛人来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会有悲哀的事发生。真主总会给我们惊喜。

你们大概对霍斯陆与席琳的故事都不陌生吧!那你们想必也在坊间听过这个故事了。在那队吉卜赛人里,有一个身着阿尔巴尼亚服饰的少女,白裙外罩着的袍子绣着金线银线,身段窈窕,没带面纱。如果你们对我们的事业有一知半解的话,就会知道,阿尔巴尼亚的少女们窃夺了男人的权力,像男人们一样习武作战。而且因为她们天生的狡诈,屡屡在与男人的斗争中占上风。

她正是那样的人!而且比他们更美。伊斯特万.海德薇莉的绿眼睛告诉我坏事了。耽溺于爱情并不可怕,我们的小伙子年轻气盛时也常有与妓女相交甚欢乃至想娶进家门的。

可他贡献的是一份属于苏丹的爱情!”
tbc.

  17
评论
热度(17)

© 冰冻的小姐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