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喻王|非典型性ABO|OXA】最虐不过弯爱直1

CP:单亲妈妈Omega喻X基佬Alpha王,从头到尾喻王,开始微王→喻

喻有前夫,有女儿

带双花/叶黄

喻王ABO归档走:喻王

喻文州离婚了。



这件事说出来其实没什么惊讶,甚至很多人心里都算是泄了一口气,隐约的还有点愤恚不平,但也在意料之中。喻文州没让对方讨到便宜,赢了一场漂漂亮亮的仗,就算别人指指戳戳依然微笑不改。对方几乎是净身出户,孩子的抚养权也是喻文州的。他一转身表面上依然光风霁月,暗地里人嚼碎了他的牙根子。


喻文州的事业要比张佳乐幸运许多,几乎一路顺风顺水。张佳乐号称行内幸运E,不过傻人有傻福,倒霉人也有倒霉人的春天,张佳乐事业线不发达,挑男人的眼光却要比喻文州辣上许多,他和孙哲平至今走出去仍是极为般配的一对,明明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了还像初恋一样。


喻文州则不然。大家极少听到他私生活的消息,下班也不见Alpha来接他,倒是见了不少次他上幼儿园的女儿。但他以前的情史也不算什么隐秘的传闻,第一个谈婚论嫁的对象出了车祸,后来又见高中同学王杰希,貌似两个人相处过一阵最终和平分手,然后就是现在这个。人们只能从喻文州偶尔的提及中挖掘到一点模糊的影子,有点爱喝酒但不是什么大过,生活似乎也还美满幸福。不过他一向对人宽和,对己严厉,就算对方有什么过激行为他也一般会先好言好语地安抚对方的情绪。这种春风化雨的性格很受人的欢迎,不少人都嚎过“喻工要是没有家室就考虑一下我吧”“但恨君生早啊啊啊啊”,结婚时也是有不少心碎了一地祝白头偕老的。



然而世事总是会不经意甩人一个大耳刮子。喻文州现在是个有缝的蛋了,但苍蝇都在观望;他之前太完美,好不容易有个苍蝇钻了进去被闷死了,第二只苍蝇只是徘徊了一阵,第三只苍蝇倒是没死,就是半口蛋黄蛋清都没捞着。这就令人怀疑这颗蛋究竟是不是一颗美味安全的蛋,可惜他们的视线不是x光,不能扫射到里面是什么蛋山蛋海。



王杰希走进来时就听到俩Beta小姑娘在谈论苦情Omega喻文州,直说的泣涕涟涟恨不得杀尽天下负心狗,旁边一新来的直A癌插嘴道你们喻工哪有那么好啊就是个万人享的望门寡,只有最次的Alpha要的,像我们这种优质的都是要找家世清白的……他看见王杰希进来,忙补了一句,像我们王工这样的,是吧王工?
王杰希淡淡说,有这空闲嚼舌根不如干活。

俩Beta小姑娘一看以为王杰希给她们撑腰就趁势追击,你这种Alpha才没有Omega要的……

王杰希截住了这个话头。

你也是。他说。

小姑娘蔫蔫的,嘴里嘀咕着还是前男友呢这点道义都不讲王工真是讨厌然而王工这么帅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他吧,然后摸摸自己的脸,不知道以后找不找得到像王工这样的Alpha……



王杰希跟喻文州都坐办公室,还是隔壁。照理说见前男友应该是蛮尴尬的,可他喻什么人,他王什么人,就是哪天生活一棍子把他们俩和韩文清打成3p都能淡定接受。王杰希跟喻文州还是同时来的,喻文州结婚时他也没少包红包,虽然那时候喻文州结婚真的是一声平地惊雷,大部分都觉得起码收到的该是王杰希和喻文州的请柬而不是这个并不认识名字的家伙,前男友怎么了我要有这么好的前男友就是拼死拼活我也要抱住他的大腿啊,又不是性别相同非得搞一出断背山还是魂断蓝桥凄凄切切演上两部琼瑶才能懂得真爱。

当年的王杰希,黄金单身Alpha;当年的喻文州,外能内贤Omega,不是天生一对是什么?

现在的王杰希,黄金单身Alpha依然,任他雨打风吹我自岿然不动;现在的喻文州,含苞待放Omega不再,流水落花春去也可惜并非天上人间。

围观人士总结:关系很好,可惜就是不能在一起,不知道算不算好人卡?



今天的活干完意外没有加班。王杰希下班前5分钟倒是听到他的公用电话响了一次,是京东快递还是到付。最近没有什么大减价,他也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东西。可能是打错了,他思索着出门,一出门就碰上拎着大塑料袋的喻文州。

喻文州倒是一直坚持上班无论风雨发||情期,从表面上几乎没人能看的出来他刚经历过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撕逼。大家心里都打着小鼓揣度喻文州的心思,见面了也只敢礼节性问喻工好绝不提起一点半点的伤心事,喻文州倒是洒脱笑着说谢谢大家的关照,衣衫不乱眼眶不红很有一番大将风度。

王杰希跟喻文州见面也非常礼节性。或者说这两个人其实对任何人都非常礼节不管内心多波涛汹涌,就算遍体鳞伤也合该装作若无其事。他人倒挺失望的,还指望王杰希冲冠一怒为O颜A气全开毕竟真情实感过那么多场虐恋情深,起码第二天早上上本地头条缠缠绵绵到天涯我之后的人生都有你的名字最保底也是紫薇尔康相对无言泪垂,难道以前都是礼节性营业rps吗?!

……不过人家好像也没怎么营业,全靠脑补情深深雨蒙蒙了。不过秉着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说一句话子孙满堂的原理,还是非常良心的。


上山采靡芜,下山逢故夫。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假的。

王杰希付完款看着一大包花精神恍惚,今天似乎不是愚人节也不是教师节也不是母亲节,也没有哪个热辣的小O要自荐枕席,事实上王杰希的追求者倒是挺多,通通被他拒之千里,后来就被人强行摁了深情人设。但是即使追求者送最别出心裁的大蒜,也不会有人送康乃馨吧…

他跟喻文州的公用电话只差一个数字。

王杰希不记得喻文州送过他什么东西,他也不记得自己送过喻文州什么东西,反正就算送过也不是什么能在心口记很多年的。他似乎送过很没诚意的玫瑰,本来是新鲜扎好的结果快递出了问题送了好几天,那时候玫瑰只剩下红粉骷髅了,喻文州没表态倒是被王杰希全数塞了垃圾桶,说明年送你一捆更好的,大不了我自己开个玫瑰园。

第二年他们就分手了。


王杰希喉头滚动了一下,摁下了喻文州的号码。喻文州在他的手机里没什么特殊待遇,仿佛一个刻意被遗忘的梦。他抱着一大束颜色柔和的康乃馨站在车站,喻文州的声音传来,

“……杰希?”

“是我。你有东西落我这儿了。”

对方稍稍惊讶了下,“我刚刚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正好。明天周末,一起吃个饭吗?”

这个请求有够突兀的。王杰希不算推拒饭局可也不喜欢,作为半个老饕的他习惯于游走深山老巷发掘不为人知的美味。可是喻文州人精啊,人精办事,还是办前男友的事,自然滴水不漏。

推拒的话明明到了嘴边,就算他俩都心知肚明多么刻意。在一起时王杰希有时候觉得喻文州有够烦的,这人总能跟上他的步调一点都不像O,蓦然回首他总是笑吟吟的,一点杨柳风拂面的和煦。

“……杰希?怎么,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杰希了?”尾音上挑,喻文州声音有点哑可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王杰希称了下两边,他觉得喻文州那边似乎挺轻。可喻文州明明是个秤砣,他才是定盘的。他也没想那么久,可他觉得自己似乎想了很久然后貌似做了一个挺艰难的决定,但莫名心情就好了起来。

然后他打了个电话给他妈,婉言推了明天的相亲日常。

“我要陪另一个(刚刚离婚的)(已经有娃的)(前男友)Omega”听着也挺符合霸道酷炫Alpha的人设的,年轻有为美青年A和深闺独守贵妇O还是当下流行款式呢。


江河滚滚万里沙,世上不缺接盘侠。就是王杰希看着不像,他看着就不像谈恋爱的主,如果让他选恋爱对象他大概会选工作。Alpha的易感期和Omega的发|||情期似乎对他都没什么影响,私下有人怀疑他不行,另一个人说王工只是眼高于顶没有遇到可以发情的对象罢了,遇到了绝对龙精虎猛一夜  七次。

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旧情复燃是有的,一|||夜狂情是有的,失乐园是有的,欲乐园也是有的。

tbc.

  96 3
评论(3)
热度(96)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