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喻王ABO】一地鸡毛

题目来自刘震云

喻王ABO,喻AX王O,鸡零狗碎

我爱ABO,我觉得我能写一辈子的ABO()

 

喻王归档:喻王


 

王杰希下高速时手机响了,霎时间车里飘满了杏木双簧管悠扬的乐声,与《他不爱你》夹杂在一起怎么听怎么诡异,引得别人纷纷回头看他。这是爱好奇特的喻文州给他换的铃声,阿拉伯名曲望穿秋水。每次他跟别人出门手机铃声一响别人总会拿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他,好听是好听,一半阿三一半新疆,听着感觉要修仙。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停了一瞬划下了红键。喻文州可以在生活情调上花式翻新却不会在琐事上有什么新意,今天不发工资不发年终奖金女儿在幼稚园干了坏事自然有喻文州处理,他理所当然没必要接电话,还打扰别人开车。

然后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说我开车在路口等你。


 

王杰希这次带研究生出去了两周,事实上好像也没干啥。30岁以后王杰希觉得自己就陷入这个怪圈中,写报告带学生带孩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眼看这么消磨了七八年,职称是评了,钱拿的也多了,喻文州还不爱让他开车了,尤其是在他想论文题目期间,王杰希每天都顶着黑眼圈,喻文州真怕他哪天不舍昼夜好不容易想出个论文题目高兴地方向盘打滑一头撞树,毕竟也不是没有前车之鉴。后来喻文州看那群高中的小崽子总是很有感触,写议论文起名起的吭哧吭哧,起个名活似难产最后还给他装母子双亡,要么就是什么花样都有,猴哥七十二变都比不上。



 

王杰希坐副驾驶,直接拉下挡板开始补觉,不知情者可能会以为他在自赏大小眼。秋风萧瑟天气凉,车里更是冷,喻文州稍微开了点暖气,在堵车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他开了瓶茉莉蜜茶,抿了最初一口后塞到王杰希手里。这时普遍是Alpha给Omega吹逼时节,不少Alpha都会在下班路上对路边车辆指点江山,这好那好这不好那不好,收获Omega星星眼一枚,最后志得意满地冲后座可能拿着及格分卷子忐忑不安地小崽子喊,你长大了愿意给你妈买这车不?仿佛一家三口和乐融融。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后座是空的,喻文州说我已经让保姆接她回去了,言下有些歉意。他们在一起很久,差不多是从上师范时就看对了眼,双双步入坟墓却很晚,直到王杰希拿到副教授职称时才欢欢喜喜地办了几大桌,算是社会有为人士接受祝福。这还经常有人给喻文州调侃,要不是小王天赋异禀可到猴年马月我们才能看到侄子侄女啊?可事实上女儿出生后王杰希也没什么空带,全职保姆喻文州也做不来,他们只能请个照料孩子的。王杰希和喻文州能给的就是周末带女儿去玩,给她买各种各样的小裙子,在睡前给她读故事。小姑娘喜欢听喻文州唱摇篮曲,听王杰希讲故事,似乎他们因为骨肉一起聚在这架小床前就能找回久违的温柔。



 

王杰希嗯了一声,旋开瓶盖喝了口,喻文州说绿灯了,然后又说我今天去保养车辆了。王杰希听还是没听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杰希在他跟前。喻文州跟随车流缓慢地移动,车窗上满是斑驳的光影。他能听到王杰希的轻笑,虽然不甚确切可他觉得他在笑,他在笑什么也不重要,也许他根本也没笑什么,就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回来了,周末可以躺尸半天,喻文州做饭侍弄花草,王杰希窝在离女儿不远的被窝里玩他的核桃然后po一张核桃到朋友圈去。那对核桃已经有十几年了,彼时王杰希刚工作,压力大的很,喻文州抠了自己一个月的饭钱给他买了俩文玩核桃,告诉他减压。王杰希后来就迷上了这两只核桃,无论刮风下雨每天都拍一张以示宠幸,还经常说要给女儿当嫁妆抑或聘礼——毕竟现在的身价翻了五十倍。


 

过了一个红灯车辆骤然减了不少。他们住的地段离市中心远,环境不错,周围的产业正在逐步兴起。喻文州在便利店前停下车,买了点小吃,王杰希则在小贩那儿挑了点水果。喻文州把东西放在后备车厢,替王杰希塞紧了围巾。他的手温温的,正宜暖人。

 


回家。保姆已经照顾女儿睡了。王杰希打开笔记本和电脑,电脑上挂着两学一做的党课,领袖机械的声音传来,他关上女儿的房门,戴上耳机坐在笔记本前敲敲打打,信箱里塞满了学术研讨。喻文州把苹果切成小块端到他旁边,笑着问他他终于打算写啦,王杰希摇摇头,


 

“去年的思想报告都是研究生在写,今年花样还多了……我不登录绑定的计算机它就没有记录。”然后说自己好歹是个党支部书记,这种活……“麻烦党支部书记夫人来干?”喻文州插话,王杰希脸上抽搐两下,咳了两声表示你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好久没替你写点什么了。”喻文州说,“上一次还是在大学的随堂测试?放心吧,我作文都改完了。”


 

似乎上一次亲热都久的很了。步入婚姻之后成了亲人,似乎也不再忙着宣誓主权,反正出门一个总有另一个的烙印,一个红本本九块钱顶万事。


 

喻文州扎起一小块苹果送到他嘴边,神色自然又缠绵得像是一个吻。他另一只手把王杰希的头发撩到耳后,沉默了一下说你今天忘了焗油了。


不少次喻文州上课时看着一群不安分的小兔崽子,不由得感慨一是年轻真好,二是人在只用做好一件事情的时段,真是莫大幸福。岁月疾驰,曾经他们也是一起痛骂过学校食堂一起讨论怎么糊弄父母的人,一眨眼过往种种已是云烟。

 

tb也许没有c
其实还没写完但是没时间了我抽空看看能补完不……其它坑随缘八

  62 3
评论(3)
热度(62)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