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贵乱】喻太妃与王太后02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自己还会写XDD以后更新就不打tag啦
本质混乱三流宫斗文,不要计较太多()

本章cp:喻王,乔高,叶all

02

“于内为乱,于外为寇。不知太妃想做哪一种?”

“自然是做爱做的那一种了,不知太后喜欢哪一种?”喻文州的视线从黼领的花纹向下一路放肆打量,王杰希那身冷白肌肤隐在青纱单衣中,似乎对喻文州的挑衅熟视无睹,当真是有母仪天下八风不动的风范。

“哀家……”他皱了皱眉,“比较喜欢睡觉。太妃若当真无事,先帝所建亭台水榭随太妃所之,必能找到比微草宫多得多的乐趣。”

“与鸟兽虫鱼为伴非我所愿,我也不信杰希能忍得了长伴青灯古佛。若是无人,便是再美好的景色,也只剩下对水自怜。”喻文州话锋陡的一转,“可惜天不仅妒有情人,亦妒有闲人。”

“他死啦……”喻文州的嘴唇贴上王杰希的面颊,一阵柔软的湿意,“他欠我的,他欠少天的。而你……杰希,你也欠我的。”像是化成人形的精魅,无端地为本就凄清的大殿增添几分鬼气。

“天道本如此,谈何亏欠?”王杰希没有掀开喻文州,只是静静看着他,“执迷不悟终难返,你倒是想制裁谁?”

喻文州没有勃然变色,也没有急着反驳。他似乎挖到了什么有趣的想法,又似乎这个问题使他有些为难。他在外人面前向来谦和有礼,在亲近的人面前使人愈觉春风化暖。小时候黄少天淘气,他也从不严苛打骂,黄少天顶嘴也绝少生气。宫人常盼的,就是去伺候贵妃。贵妃多才善吟,不像皇后,即便宫殿椒泥涂壁,皇后依然是兰芷似的草木香气。当初有人暗刺他,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王杰希似乎也不急。他的时间一向过的慢,似乎列宿都放慢了步伐,而他有耐心枯坐一千年等枯木再逢春世事再迁移。最后喻文州笃定又是如常的一个无解局,他收回了手,笑吟吟地,“罢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杰希可别忘了。”

语罢施施然离去,带走一阵幽风。王杰希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涌上一阵血气,再看手心已堪堪沾染几丝血迹。滴到地上的血没入地板消失不见,像渴饮的植物逢见甘露。他解开前襟,那儿有一块叶子型的血玉,伸手按上,传来的暖意让他好受了不少。

他刚刚确实想把喻文州打一顿,不过他实在动不了手,就算在微草宫里他现下也没有把握赢得了喻文州,唱一出空城几乎要耗尽心血。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心里作何打算——即便在最初他们也没有心意相通过,却意外地步调一致。

他叹了口气,摩挲那块血玉,想起逝去的先帝叶修。一切自在命数之中,谁又能救得了谁?

第二天英杰下了朝,照例来王杰希这里,彼时王杰希正在写字。高英杰身量抽了不少,稚气也消了不少,就是人仍然尚显拘谨。有人刺他,说是太后在怀胎时著脂粉环佩太重,因而没什么王气反而有妇人气。这些话王杰希也不避讳让高英杰听见,只是叫他莫放在心上。

王杰希看到他,既欣慰又头疼。欣慰是什么自不必多说,而头疼的也是一般人家常事——他从安插的彤史处得知帝后如胶似漆,连着几夜都是宿在后处,难得;可后至今没有什么动静,虽然个中情况他最清楚不过。英杰曾向他剖白心迹言此生只愿得一人,气的他无可奈何。

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安心了。他低下眼睫,敛去了复杂的目光。

英杰离去时暮色已四合。他是个学的很快的年轻人,脑筋也足够聪慧,举一反三自不必说。虽然他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但假以时日,他必定是个优秀的帝王,与皇后琴瑟和谐,得太平之乐,享宗庙之奉。王杰希曾与他说,他可为中兴之主,享五世不迁。

他遮住了半张纸。墨是好墨,笔是好笔,砚是好砚,只是放他这里实在是暴殄天物。下人若有眼色,自当给风雅的太妃送去讨些欢心。

“……失行孤鸟逆风飞。江湖寥落尔安归?”*

这时该是他服药时辰了。丹参几两,人参几分,当归几分,蜀椒几两……药方是他亲手写的,太后精于岐黄且百毒难侵,这在宫中也不是秘密,也不知浇了多少人的心思。这些年,虽然他步履维艰,可一步也没有走错。也许他就是一潭静水,跨进了才发现流深。

王杰希渐渐有些焦虑。虽然停药一天对他来讲不算大事,可出了什么岔子确实不好。




喻文州身着狐裘,贵不可言。他缓步走近,面上仍是一番和气,话语却凛然不可抗拒。

“把你端的东西拿过来。”

tbc.

*王昌龄
*王国维

  18
评论
热度(18)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