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列王纪 0:1

just随便填一填的片段,木有时间线

abo,贵乱,我也不知道算什么pa,就是点生生怀怀的事,大写的雷文

这章叶王+一丢丢方王

脑洞,慢慢补,好久没用这个文风写东西了……

一叶之秋尚在人世时,神庙的主人是嘉世。

十里八荒都有他的传说,可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石刻曾经为他歌功颂德,那字迹又被沙粒抹去,被海水冲的渐渐淡了。在一叶之秋活着的时候,同他作对就是同格劳瑞女神为敌;女神已经替他织好了战无不胜的命运,裁好了崦嵫之际的殓衣。

一叶之秋的死讯传来时,微草的王者仍在裁决是非。一个异族书吏站在他身后,宫殿里的薰香缠绕火焰向上升到香柏木的屋顶,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一部分人为他叹惋,一部分则想起了当初传的沸沸扬扬的他与还是微草王储的王杰希之间的风流韵事,直到现在仍是秘而不宣的一个污点。

这寂静最终被王夫的侍女打破了。王之辅弼方士谦的脾气与他的能力一样出众,即使是王杰希也不能让他心服。歌谣讽刺他们同床异梦,王都的诗人和歌手却慑于王杰希的雷厉风行。

尽管因为油脂和香料王者的容颜永葆青春,可岁月刻痕依旧清晰得残酷。他变得更成熟,更稳重,人们交口称颂他的公义。王杰希闭上眼,他罕见地没有理会王夫。微草的夜已经降下,那衔来预言的神鸟扑棱棱撞进他年轻的梦。

那是卸下黄金面具的一叶之秋,叶修。他们两个都不算大,刚打完一架的两个人并肩坐在溪流旁边,叶修端详着微草水壶上的簇纹和几何纹,而王杰希给他指示河流的方向,他对微草的一草一木都谙熟于心。叶修喜欢与他交谈,他注视年轻自信的王储的双唇翕张开合,那不同于他在嘉世吻过的少女少年珊瑚般的嘴唇,它干燥且不适合亲吻,叶修却突兀地凑过来,衔住他的下唇,哺了一口清甜的水。

“你……!”

良久厮磨以后叶修放开他,这段再也没有的友月交风的岁月一直铭刻在王杰希的心底。叶修只是在这里停留短暂的时日,他却难得动了带王杰希回嘉世的念头。

“杰希,嫁来嘉世怎么样?你不想看女神用她玫瑰色的手指点亮晨曦,人们抬着你崇敬的格劳瑞女神的祭司绕城游行……你会离格劳瑞女神更近。”

叶修躺在王杰希身边,王杰希的手指停在了书页上。诗人为这一幕离别惨淡经营了无数篇章,这也是插画家乐于描摹的主题。

“只要我想,格劳瑞的神庙迟早会迁往微草,何必路迢迢?“叶修吮吻他裸露的一截甘蔗似的脖颈,”除非你带着嘉世的半壁江山入赘……否则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王杰希答道,他没有惶急地躲避叶修的亲热,“我喜欢微草黎明时沙漠吹过来的风,收获椰枣还是谷物都令我欢欣。我为王时当镇一方水土,微草的大地也会收容我今世的尸骨。倘你的还未奔赴永恒之世,在来年的泛荣耀女神节时,你也可以走进我的宫殿,在镇守我的那块石砖上抛下一束松柏或棕榈。”

但王储的理智并没有战胜一切,在那个孩子诞生后,他们发生过的所有不可能杳无烟迹。王杰希不是在诸长老的瞩目下挣扎惨叫着生下血统纯正的嫡子,他和叶修甚至没有订婚。因此他也无法带这个孩子进入圣殿献上头生的燔祭,他的脐带剪断那一刻他就与他脱离了关系。短暂的疼痛是被认可的代价,正如伤疤是Alpha的勋章;古老的传统剥夺了他疼痛的资格,甚而他的Omega父亲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他想到了未来:他的孩子背负私生子的骂名长大,郁郁过完碌碌一生;而他的Omega父亲沦为茶余饭后的笑柄,随意当作政治联姻的筹码,到一个小王国了此余生。

在一个夜里,王杰希把酣睡的幼儿连同他Alpha父亲的天青石滚印放在细长的草丝编织成的篮子里,轻轻搁在这条喂养他长大的大河上。这种草是用来编织大船的缆绳,如今也不知道会载着他的头生子流向何方。自此上苍为父,尘世为母。启明星在他们的头顶闪耀,王杰希跪在湿润的泥土上,目送他的头生子渐渐远去。

tbc.

  54 6
评论(6)
热度(54)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