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列王纪 0.00001 日居月诸

路人视角,随手写写
陷入无限嫌弃自己的循环中我最近真的……心态崩的特别厉害,完全没有勇气再看一眼文档……
01
我是个吟游诗人,在荣耀历第几年我也忘了,死了。
死因很崩溃,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然后他们就蜂拥而上把我剁了。
02
后来我知道,眼睛看了不该看的就活该被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嘛。
更何况我看的是微草君主和……咳咳,的野合。
天地良心我对他们间的床第之事并没有兴趣!虽然我是个吟游诗人但我创作并不是要看现场!不过现在说有个屁用嘞,人都死了,我还没建功立业去百花睡几个天仙omega甚至李艺博,年龄比我大,赚的比我多,荣耀大陆最出名的吟游诗人,每年悬诗头名都是他,还没有死,我就先挂了。
03
俗话说的好,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而我们在地下,可能是地上一年,地下一分钟。这差不多意味着,当地上还在冷兵器打打杀杀时,地下已经架好互联网了。
在地下的日子,我认识了不少同伴。有的非常悲愤,表示自己只是个在嘉世写三流黄色小说的结果刚好撞到扫黄打非的枪口上,因为影射被抓了然后跟一票人一起被埋了。此兄与我志同道合,我们常在一起联机打游戏。某次我说起我的经历时,他激动地把网线拽了。
他问我愿不愿意给他讲讲详情。我想了下物价飞涨的地下,说行,包我半年上网费。
04
说是身临其境,其实大半瞎编。我哪看的那么清楚啊我又没有这癖好。不过我非常自得我的口才,对方也很给面子听得如痴如醉。我讲的口干舌燥,他正听到激动处,好不容易要脱裤子了,我停了。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我就死了呗。”我摊摊手,“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正史上没承认过他们的婚姻,”老兄说,“而且谁都很好奇为啥王不留行愿意下嫁给当时风里来雨里去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兴欣雇佣兵……”
“野鸳鸯也是鸳鸯咯。也许他脑子被驴踢了。”
我表示我这种愚蠢的人类并没有兴趣去探究心理学原因,不过脑海里莫名就浮现出了王不留行的脸。妈的,真忘不掉。
你要是年少时每天对着同一个人的画像/雕塑,你师父还要你每天都写几联诗正确地赞美君主的大小眼,不能增一分少一分,写不好还不许吃饭,你也会忘不掉的。
05
吃喝嫖赌人生四大事,我最爱赌。
犹记刚来到地下时,我差点把我身家输光。那时我心里还有气,跟人家赌历史结局。
A压霸图,“地方险要,易守难攻。”
B压兴欣,“叶修荣耀男主,还需要理由吗?!”
我压微草,“……”
最后输的底裤都不剩。对面俩淳淳教诲,“压什么都不该压微草啊,微草处兵家必争之地,哪个年代不是被轰来轰去?真以为君主都是王不留行呢?”
后来有人痛心疾首地告诉我,你他妈就不会去查查历史书吗?
后来我常用这一招糊弄新来的。钱赚够了我买了一把新鲁特琴到街头卖唱,时代发展了我就换了把电吉他跟老兄搞了搞乐队,致力于发展黄色文艺产业。

tbc.

  10 2
评论(2)
热度(10)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