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仏英ABO】天生一对 Act.1

尝试了一下戏剧。
仏英+少量的仏all
开场的仏英都很直a😂
Alpha法姐XAlpha英娘
苏哥是O

Act.1

(一艘豪华游轮上。夜晚硕风习习,顺水顺风,月光点亮了满船的烛光。贵妇如织,厅堂如昼,音乐舒缓地流淌着,舞会马上要开始。柯克兰家的Alpha小女儿罗莎.柯克兰却悄悄溜了出来,却在甲板上看到了波诺弗瓦家的继承人,刚与她的Omega大哥订婚的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她在甲板上饮酒。)

罗莎.柯克兰 (顿住脚步,冰冷而生硬地) 波诺弗瓦小姐好兴致啊。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饮了口酒) 我看上去兴致很好?

罗莎.柯克兰 佳人在怀,事业成功,酣醉一晌,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叫人满足?怕是连天上的圆月也不如您圆满。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轻声) 是的,你说的都对。确实再圆满不过了。可我的心里仍有烦忧,罗莎,我最亲密的朋友,我一半的身体,不要这么生疏——来,离我近一些,(往前走了两步,罗莎往后退了两步)以前那些可心话儿我只跟你说,现在也是,以后也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

罗莎.柯克兰(打断)  我不知道。你的Omega情人可比他们流过的眼泪都多,谁有闲心关心你在哄哪一个?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叹气) 罗莎,那重要吗?你现在总是这么岔开我。你知道我有更重要的缘由,若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大可以做轶事讲给你听——可我的心确实很重呀,你可以伸手掂量一下它!醉酒不大好,耽溺爱情也不大好,可人生怎么能少了这两样呢?如今我这两样都品尝得够够的啦,却还有一件事和一个人烦扰我的心。

罗莎.柯克兰(双眼慢慢蓄上泪水) 反正不会是斯科特,对么,波诺弗瓦小姐?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意外地看着她,苦笑) 我没想到你还在为这件事儿生气呢。

罗莎.柯克兰 你不该招惹斯科特。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皱眉) 不存在招惹一说。还有比嫁给我更好的选择了吗?

罗莎.柯克兰 好。你既然已经是斯科特的未婚妻了,你为什么还要与安雅.布拉金斯卡娅共度鸳梦?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有点惊愕且夸张地) 天呐,罗莎,你就是在为这种事儿操心,乃至几天来不肯跟我说一句话?罗莎,我的罗莎,就是这件事耽搁了我们的友谊?

罗莎.柯克兰 这件事不重要吗?我以为你喜欢他,而斯科特是实实在在爱着你的。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作为Alpha,寻欢作乐是我的天性。我保证婚姻,决不保证爱情。这世上的契约没有比婚姻更牢固的,可哪一种契约的持久力能比得上我们之间的友谊?而如今一个Omega就毁了我们坚不可摧的友谊?

罗莎.柯克兰(愠怒地) 斯科特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你怎么能这么看他,一个简简单单的Omega?就算他在你眼里不过是个Omega,可欺负他的权力只有我有,他的妻子,他的丈夫都不行!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不以为然) 是的。但你可欺负不了他。法律规定我们神圣的婚姻和Omega对Alpha的义务,即使作为姊妹也无权插手。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好吧,我向你保证,以我的名誉发誓,我会给他一般比Omega多得多的尊荣。平心而论,他可算不得一个多好的丈夫。

罗莎.柯克兰 不,不只是这些。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再多的我给不了。

罗莎.柯克兰 是的,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斯科特还这么喜欢你!他从来不把我当个Alpha看!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细微地不耐烦) 难道我们这个晚上就浪费在这个无意义的话题上吗?

罗莎.柯克兰 现在可露出您那副嘴脸啦,只有形而上能入您的眼,哪怕是刚睡过的Omega,您也会在高潮过后作为吹嘘和哲学的谈资,教导我们远离Omega,这个上帝失败的造物?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谁教你的这么多粗话?罗莎,我的心肝,听到你毫无教养地这么说,我心都要碎了。

罗莎.柯克兰 那么您也不必和我这种人做朋友。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罗莎,别这样。你是我的另一部分,有了你我的心才是完整的。失去你,这一切都没什么意义,斯科特也一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好了,一个Omega不值得咱们这么大动肝火,我们不能再亲亲密密地抵足,联诗赞美永恒的造物吗?

罗莎.柯克兰 我讨厌这样跟你说话。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还是个小孩子呢,罗莎,你还不是个Alpha,尽管已经有Omega开始脸儿红红地瞧着你了,是不是?你看看你,多狠心啊,年轻貌美的Alpha真是比Omega还需要呵护呢。你懂我,但你却利用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故意娇纵,你说出什么都不奇怪,哪怕你要我明天爱上你,你也知道我会原谅你的,对不对?

罗莎.柯克兰(脸逐渐涨红)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等你大了,你就知道啦。爱情易随风而逝,你老年时不会再看到任何轻狂的水花;只有Alpha之间的友情一生忠贞,直至后世仍然令人回味。你该想想那些,罗莎,而不是沉溺在空洞的绮思里。到那天,你会像现在的我这样珍重我们的友情的。

罗莎.柯克兰 我可能一辈子都理解不了你伟大的“友谊”。我对你想的事和人也不会有比舞会更大的兴趣。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摇头) 哦,你会的,你可是我的另一半,你从没叫我失望过。好了,我亲爱的罗莎,舞会马上要开场了。

罗莎.柯克兰(硬梆梆地) 我不去——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别急着拒绝。你总是不能享受灯光与舞会,我很遗憾。可这艘船的主人是波诺弗瓦家的老朋友,也是柯克兰家的老朋友,如果第一支舞你不和斯科特跳,我就去了。或者你愿意和我一起,像两个土耳其人一样快快活活地共舞?

罗莎.柯克兰 (咬牙) 你——我去!

(柯克兰家的小女儿跺了跺脚。弗朗索瓦丝望着对方的背影,凉风拂面,她慢慢地阖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tbc.

  20
评论
热度(20)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