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Satyricon


罗兰/奥利维/图尔平
《罗兰之歌》
他欧中世纪AU(14世纪)
旧稿随便混混更()

奥利维是通过妹妹了解到罗兰的。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订婚了,嫁妆是他父亲的一块领地。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罗兰对领地没什么兴趣。他给他的领地自治权,只要他们定时给他交税就行;他也不管交上来多少钱,也不用这些钱去置办奢侈品,只是悉数投入了传奇和旧式的铠甲上,那样子颇为滑稽。

偏偏就是这个罗兰,让他的妹妹死心塌地。应当说他们甚至都很少正式见面,偶有一面也是匆匆掠过。罗兰似乎天生就有吸引人的气质,比如那城区里前途无量的年轻主教就是他的好友,对他可谓一片耿耿赤诚之心。据传罗兰乘船去西班牙时,也正是这位搭救了了他。罗兰雇了热那亚的水手,不巧大风把他们吹离航线,差点做了奴隶,还是图尔平主教垫钱将他赎了回来。
这罗兰依旧初心不改。他回来走陆路,与萨伏伊公爵成了好友,又被勃艮第公爵盛大地招待了一番,畅饮开怀。他有再去格拉纳达的心思,只是格拉纳达彼时已是天主的领地,不得不遗憾地搁置行程。弹琉特琴的吟游诗人喜以他的经历作出诗篇,而闺阁的小姐们也喜爱这些滑稽的冒险故事。
只是奥利维隐隐觉得他不简单。他是个极聪慧之人,在别人闲话时也只是微笑不作答。人们常说他最有骑士气质,尽管是同样的俊秀。
他则不以为然。漂亮话恭维话他自己也讲的不少,可叫人连恭维话都少讲的也未必不好。那些神学家们钟爱的古语他也不屑引用,只是期待着会面。
像是一条巨蟒期待一只鹰。
“她不屑于爱上穷人,
因为穷人不名一文;
即使是奥维德或荷马本人,
在她眼里也值不上两个钱。”

“哥哥,你怎么又看这些?人们说,看这些的不是女子,便是罗兰……”
他止住了这略有挑衅的话语,平静地抬头,“回你的房间去。”
他看弟弟赌气地丢下一句“比武场上见”离去了,便阖上书本闭上眼睛。他于去年在诸侯举办的宫廷盛会中拔得头筹,回家时周身都萦绕着女人的香水味。他泰然平和地接受了这一荣誉,因为这本是他应得。只是他弟弟心仪的一位贵妇冲他抛了个媚眼儿,使得那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不忿了很久。

“快要见面了。”
奥利维兴趣盎然地想,随即又思考自己是不是需要去拜访一下图尔平主教。这位主教的家族显赫,传闻他的神职就是他同为神职人员的叔父买来的。
tbc.

  3
评论
热度(3)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