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月亮的妓女

 感谢七爷!! @Mr.SEventeen 七爷高产的我都不好意思咸鱼惹
男仆法x伯爵英,法第一人称,各种鬼畜出没
希望不要毁了七爷的文XD

前文http://yanshiqi233.lofter.com/post/1eac8fa2_12dceabb

 “可是我不稀罕地狱的光,”伯爵扬起他的粗眉毛,笑容轻蔑而放肆,“我要你活着,我要你为我点燃所有的脂膏,我要这光将全世界的黄金照亮,我们昂首走进天堂里去。”

我幼年在教堂听神父布道时,他指着教堂的彩绘描绘地狱图景,走向天堂的路不过发丝粗细,唯有最纯洁的人才能得到主的垂怜。我看了一眼我自己的手。纤长美妙,和伯爵一样有着厚茧。我没哭,从跟随他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再为自己哭了。

天堂的路太细,而争抢的人又太多,总有人要下地狱的。

“……是。我永远在您的右手。”我低声说,小心地抬头,那双绿荧荧的眼睛像是墓地里的冷火。我幼时经常随着那位大人路过墓地,因为叛乱而死的、无钱安葬的乱七八糟叠在一起,那时的主人总是厌恶地转头,而我,我看到了与我身形年龄相似的尸骸,我也有一天要被送到那里的。有时我会跑到那里去,我并不害怕那种绿色的火,只觉得冷和咸腥,但是温柔。

伯爵懒洋洋地覆上我的手背,口气仿佛是在调笑。如果伯爵的情绪是一片大地,那么一年四季都在地震。

“现在有你的用处啦,弗朗西斯。”他转了转眼珠,“不需要你焚化躯体——那样太野蛮了,只有圣徒这么搞。”他舔了舔嘴唇,“你会穿女人衣服么,弗朗西斯?”

为表友好,杰尔斯子爵给柯克兰伯爵发了宴会的请柬。

我小时候穿过女装。家里穷,母亲就把她的衣服给我穿。由于容貌,经常被误认为女孩,被诸多淫邪的目光扫视。伯爵不是不知道我排斥这个,但他也知道我几乎从来不拒绝他。

“那些娇滴滴的女伴们还是摆在家里当瓷器吧,而我又不可能让流莺来代表柯克兰家的女主人,”柯克兰伯爵漫不经心地说,“人的肉体是要比灵魂值钱一些的,尤其是年轻妍美的……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弗朗西斯。为了那个秘密我能出卖一切。……你不想成为祭司王约翰么?或者,……”

那是一个相当古老的秘密了。传说祭司王约翰的秘密藏在月亮中,由月亮神女看守,谁得到了就会成为黄金城的主人。这不过是一个怪诞不经的传说罢了,柯克兰伯爵却深信不疑。

“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您何必……”

“你向来只有这一句话,弗朗西斯。你懂什么,”伯爵眉间骤然透出一股狠厉来,“你那张蜜糖一样的嘴留着哄那些老爵士们吧。”

“说起来你当初还帮了我的忙……杰尔斯子爵的府邸并不容易进,那家伙虽然没落了但余威尚在。肯定也不会只有我们一家……不过没有经过血的淬炼,宝剑也会嫌弃主人的。”

我浑身震悚。女装远远不如伯爵的安危来的重要,但伯爵自己从来都不重视。他宁可自己浑身是血也要前进,假如我抱着他的腿拒绝他前行,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用佩剑斩下那条腿。

除了一件事,我都听他的话。

伯爵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的轮廓,赞叹地说,“你的脸像月亮那样美,可惜不会发光。”他把我拉上床,“一起睡吧。”

他用他的亲密来勾引我。他知道我要什么,他一直都知道。

侍女们在准备衣服和饰品。容色焕发的伯爵来到我身后,轻轻抚摸我的嘴唇。他的手指上沾了胭脂,三色堇流出的血泪也莫过于此。他把镜子朝向我,“看看,弗朗西斯,你多漂亮,三吨威尼斯白粉都掩盖不住你的美貌。”

镜子中我的脸色略显苍白,唯有嘴唇红艳无匹。伯爵赞赏地笑了。

“那些闺秀的嘴唇多么单薄乏味啊,社会连胭脂都不许她们装点;诗人们就爱吻这样热烈放荡的嘴唇,他们会心甘情愿地把头颅奉在这艳丽的弯刀上。”

tbc.

  44
评论
热度(44)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