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生怀流


章一 生(1)
文豪野犬太宰治x涩泽龙彦,生子
写不动了,疯狂ooc,努力造雷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在春天。废墟上的春天来得意外早,花和草在残垣的缝隙里汲取尸骸的养料疯长,像那些在火山灰下未死尽的种子。太宰治不小心会踩过不知人间疾苦的花木,回头看见涩泽龙彦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轻巧地绕过了长势喜人的草木。意料到太宰的目光,他回以微笑,风轻轻荡过他身边,像花轻轻飘落在肩头。过去的春天,他会采一些花去做果酱或泡茶。

上一个冬天,白色的雪覆住了灰色和红色。那时有人说涩泽龙彦的头发像杏花,他听到了就会微笑。太宰治觉得他的头发不像杏花,像亚麻。杏花活不到冬天,亚麻衣物也不能支撑一个人度过冬天。他又觉得涩泽龙彦的头发和大衣也不像白的,而是灰色——却不是那种了无生机的灰色。他的笑也是灰色的。那时他怀孕已经很久了,太宰治时常有错觉,他比那件洗的发灰的大衣还要单薄却如它一样裹着两条生命,他的生命就不够来年开花,而只能呈现出一片逼仄的灰色。

太宰治自己也是灰色的。他的头发是黑的,生命却有一根灰色的引线。哪怕昨天尚在做爱和恋爱,今朝依然是死亡的开始。可到了晚间,他又诧异自己还活着。他就这样,半个身子埋在地狱,半个身子尚杵在人间。涩泽龙彦第一次见他时,太宰治正在河边凝望脉脉的流水或是逐流的花瓣,外表与普通的文艺青年没什么两样。涩泽龙彦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灰色的太宰治,而太宰治却对他感到迷惑:他分不清涩泽龙彦是阴间的,还是阳间的。

他们活过了那个冬天,也有了一个孩子。产后的涩泽龙彦一如产前,他挂着那抹灰色的、乃至有点神秘的笑,背着孩子,踩着太宰治走过的步子。偶一回头,涩泽龙彦像是多长了一个小小的可怖的头,大头说话,小头哭泣。

这不是一个春天的孩子,他却出生在春天。

一开始太宰治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他对爱人、对朋友都可以有亲昵,但对这个——他不知道该叫“它”什么。别人说孩子和父母像,它确实很像。太宰治执着于死,涩泽龙游离生死,而它不懂得死。

tbc.

  11
评论
热度(11)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