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无节操雷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无授权翻译】They like you better framed&dried

个人很喜欢的一篇短文,忍不住就翻译出来了(虽然翻译很烂但原文真的很好)。一切属于原作者。

CP:南律X我妻草灯,青柳清明X我妻草灯
草灯第二人称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401497
警告:Rape/non-con,Underage
分级:M
Notes未翻译。
Summary:
草灯失去耳朵的始末,以及此事的余波。

你折下腰,脸死死地贴在律老师冰冷的木制桌面上。你的身体被贯穿,只要你睁开眼睛,你就能看到距你鼻尖不过几英寸的已殁之蝶,你像那样被钉住。你无法睁开眼睛。伴随粗浊的呼吸声,律老师层层推进你的身体。他的手扶在你的臀部上,你也知道你将会有他手指形状的淤伤。你知道痛楚随后就要到来。现在你什么都感觉不到。

然后你用麻木的手指提起你的裤子,蹒跚地走出办公室。你没有——也不能注视律老师,但你能感到他在看着你走出来,他看着你的视线就像方才他的手一样沉重。没有了耳朵,你的脑袋奇异地轻盈起来。你摇摇晃晃地沿着走廊——这条路总是那么长吗?——到你的房间,万幸沿路没有碰到任何人。一旦门安全关闭,你径自去了洗手间,把淋浴开得尽可能热,尽管你知道水不会让你干净。

你在房间里度过了接下来的两天,睡得糟心,身体酸痛,不敢面对失去耳朵的事实。没有人来找你——你怀疑律老师告诉其他老师扔下你,你也没有真正的朋友——但是有人在你门外放了一盘食物。这是友好的表示,但你总是无法撑过一两口就吐出来。反正一切尝起来都与灰烬无异。

当你最终离开你的房间,你第一个碰到的人是渚老师。她问得尽是你不想回答的问题,把你拖到你最不想去的地方,冲律老师愤怒地吼叫,而你站在门口,摩挲着那个地方——你的耳朵曾经在那里。你禁不住认为,她的愤怒与其说代表你,不如说生发于她自己的嫉妒。不管怎么说,律老师都不在乎。

当然这不是一切的终焉。现在律老师把你视为他的私有财产,但是他仍然拒绝承认你是他的战斗机。在你心中,你冲他发火逞忿,骂他是个懦夫和骗子,想象着逃离学校以致让他思念你。然而你无法逃离;你无处可去。还有也许,也许当你逐渐成为一个完美的战斗机,学会免疫任何痛苦与恐惧,如律老师一切所愿——也许他会留下你,即使这仅仅因为你让他想起了你的母亲。你自己对她只有少得可怜的记忆,难得谈起她的场合几乎是一种安慰。

但他没有留下你。就像他不费吹灰之力地评判你一样,律老师抛弃了你。倏忽你就属于青柳清明了,虽然小你三岁,但他却支配着你——像律老师曾经做的那样。你只告诉他零星的关于你自己和律老师的事情,仅足以回答他的问题。你必须守住某些事。不管怎样,清明压根不在乎。他喜欢完美的东西,而你离完美相去甚远。当他提起刀子,你裸露咽喉恳求他惩罚你,让你感受痛楚。他现在施恩于你。你知道他不会再这样了。

这无关紧要。你已经尽你所能的伤害自己了。

END

  8 1
评论(1)
热度(8)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