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无授权翻译】Otlines of Death死亡大纲(上)

一切属于原作者。
只是看草灯怀孕so想翻出来,太可爱惹=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900

CP:青柳清明X我妻草灯
Summary:
草灯怀孕了。

当他们遇见清明和他新的战斗机时,立夏正在为愤怒、迷惑和爱的复合情感而颤抖。

草灯也在颤抖,由于昏昏欲睡、恶心和不适的混合。他以前很好地处理过这类问题,所以他不懂他为什么还会遭遇这类感受。他把这归咎于对那个占有了他本来位置的人的极度厌恶。他想要——

这种想法在他终结它之前戛然而止。因为他腹中容物不断乱窜,他为自己的遍体鳞伤乃至昏迷和一系列反应,以及随后一系列事件迫使战斗永久搁置而羞愧。

草灯在床上醒来。这不是他的床,也不是立夏或者贵绪的。他发现这是二世的,但是当他第一次醒来时他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他的内心惊慌失措,在这样一个古怪的地方醒来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

他开始想清明,开始想立夏,想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他起身疯狂地环顾四周,好像他在寻找其中某一个人。任何人都好,哪怕是二世或律老师。

他听见了窗外的声音,在认出立夏和清明那一刻浑身如坠冰窟,除了律老师,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他们俩。他试图去聆听他们的争吵,因为这就是本质。立夏字字激亢,但是他听不懂,而清明在打开门前就打断了弟弟。

立夏的耳朵在头顶耷拉下来,眼睛眯起来,这让草灯想起一只愤怒的猫,这想法令他微笑。然而,当他看到清明,表情让草灯恐惧战栗的清明时,他的笑容立刻褪去了。

“我们要走了。”立夏说,草灯几乎被撕裂了。但是清明一言不发,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踱到一旁,让贵绪进门扶草灯起来。他们走了,立夏走在最后,他正瞥了一眼他的肩膀。
"
“你要去医院。”当他们到汽车旁时立夏说。草灯想拒绝,但驾驶员贵绪点头同意,而且草灯无路可走。
 
医生左右为难。他皱着眉头,戳弄躺在房间里冰冷桌台上并不舒服的草灯。当医生离开与护士交谈时,他松了一口气,这之前让他有一些隐私和平静。恶心之感早已消散,除了部分睡意之外他感觉良好。他几乎希望立夏不曾坚持这一趟医院之旅。

他想要清明回来。即使在他面前,他也不能拥有清明。他是条狗,草灯明白这一点;但他不是条善妒的狗。这种感觉很久以前就摇摇欲坠了。

护士进来让他做个检查,告诉草灯不久他们就能排除一种可能性了。她没有提到这种可能性是什么,所以他一直在想。他试图将指甲嵌入肉里来阻止这种持续的好奇。

她不久又进来了,同行还有医生。医生用他从未见过的古怪眼神看着草灯,眼神里藏着怀疑与好奇,恐惧和不可置信,厌恶和犹疑。
"
“你怀孕了。”他宣布,并看着草灯在那天再次崩溃。

草灯别无选择,当他的新牺牲要求知道时只能告诉立夏,以及贵绪。他不出意料地看到立夏惊恐地缩起耳朵,要求弄明白这到底是谁的孩子。

“立夏马上要当叔叔了,”草灯告诉他说,“他不高兴吗?”

除了立夏以外。他惊恐而厌恶地盯着他,以致草灯怀疑他的心是否可以再碎一次。他毫不讶异立夏拒绝了和他与贵绪一起回家,而是自己独自回去了。

立夏宁可回去面对恐怖的母亲也不愿他用汽车载他回家。这让草灯很伤心。

几天后,当清明出现时,草灯正在考虑去日本的什么地方堕胎。他怀疑是立夏说的,因为他确定立夏不会对清明保守任何秘密。
tbc.

  5
评论
热度(5)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