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无授权翻译】Oulines of Death死亡大纲(下)


一切属于原作者。
只是看草灯怀孕so想翻出来,太可爱惹=
英语水平很烂,有错译请见谅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900

CP:青柳清明X我妻草灯
Summary:
草灯怀孕了。

草灯意识到清明是不速之客,但他没能迅速关闭他浏览的网站;清明看到了。

“你本来要流掉我的孩子?”他问道,双手搭在草灯的肩上,靠近草灯低语。“如果你认为我会让你这么做的话,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草灯意识到他无丝毫希望可言。他将要怀胎十月期满。如果他幸运,清明会陪着它,好让草灯可以看到他的主人和他的孩子——他主人的孩子。然而他从来不认为会如此进行。

他轻笑着摘下清明头顶的假耳朵。他总是这么讨厌它们。当他感到手抚摸他的脸时,他不会眨眼。

清明搬来与他同居。然而,事实是清明接管了他的公寓而他被困在了那里。清明不信任他,他也就不能独自离开这个地方。二世来访过,贵绪来得越来越少,他也可以见到立夏,尽管他从不跟草灯说话。无论他与这个男孩曾经有什么默契,现在都全数失去了。

这并不算多烦恼,因为他还有更糟糕的事要处理。

他的心头堆积着晨吐、疲劳和抑郁。清明强制草灯戒烟戒咖啡,还有气味太浓烈的油彩。没有反抗。当他被允许在未眠时自由活动30分钟,草灯震惊了。

在第三个月内,他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带来了一种与以往所有痛苦都大相径庭的痛楚,但是也像过去一样,他欢迎它。清明视他的身体为易碎的花瓶,把他的情绪当作垃圾,草灯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就是清明——素来这么对待他的清明,但是也从不小心使用他身体的清明。甚至如果现在他要求性交,清明会怒视他,要求他赶紧睡觉。所以他身体的变化是喜闻乐见的。

好痛啊。不像战斗后肌肉的抽搐,也不像律老师鞭子的刺痛,但是一种热火一般的撕心裂肺的痛楚,痛到草灯以为他就要死了。死亡对他讲太仁慈了。他将遭受痛苦,且秘密地享受它,羞愧将缠绕他的心与灵魂。这完全不同与虐待的欢愉与痛楚带来的羞愧,因为它与他本来不需要面对的息息相关,因为这种欢愉与他在他的孩子手中获得的痛楚息息相关。这听上去有点乱伦,他甚至还没有诞下这个孩子呢。

他恨这个孩子,但他不承认,尽管他感到清明能看穿他的心思并体会到它。由于孩子而产生的痛楚限制他与体内的小生灵的任何联系,以及清明留在他身边仅仅因为这个孩子的事实让他愈发地恨这个孩子。

恨意使他在夜晚辗转反侧并且痛苦,直到清明拿住院治疗和医生看病威胁他。草灯吃得多了,睡的好了,达到了合适的体重,获得了伪装的幸福。他做的不是很好,但无所谓:只要他伪装幸福的假象并照顾自己,清明就满意了。

当孩子开始踢腿,草灯几乎想把自己从阳台扔下去,但是清明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他几乎守着草灯寸步不离直到天荒,幸福的笑浮现在他脸上——那是唯有提起立夏时才有的。这几让草灯快活起来,因他的快乐与清明的快乐有内在的牵系。但是他到底不快活,因清明的快乐并不来源于他。

来源于他体内的另一个生命。而不是草灯。

阵痛折磨得他死去活来。他想死,因为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如此美妙而惨烈的疼痛。这是终结了,他明白,清明将会离开他。清明知道他的想法,他不会让任何不爱他的孩子的人去抚养他的孩子。他将带走这个孩子,还有立夏,他们会组成一个家庭。草灯不蠢。他看到清明现在正注视着立夏。

他们剖开了他的身体,草灯拼命叫喊,但是在那之后一切归于沉寂,即使是在孩子从他身体里取出,清明带着婴儿去清洗他的时候。他回来了,当草灯的身体缝起,而他自己奢求睡眠与死亡,还有什么东西能带走他时。

“我有了个儿子,”清明说,这是草灯听到清明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草灯醒来时,律坐在他床边,他的头顶放了一块湿毛巾。

“什么……”草灯低声说,他的声音虚弱到除了那个简单的词什么也说不出来。

"
“清明对怀了他孩子的你并非彻底冷血无情。他在离开前给我打了电话。”律笑了笑,尖锐而冷酷,草灯闭上了他的眼睛。

真他妈是个贴切的谢谢你啊。

END

  2
评论
热度(2)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