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已经是废物了
沉迷草灯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徒然醉(01)


律草性转百合,有性转渚X律
律还没有开始tj小草的时候~

跟后来素日文静到忧郁的立夏不同,12岁的草灯已经隐隐有往不良少女方向发展的趋势了。她挑染了头,学着大人吞云吐雾,屁股上拉了一圈布,在校外校内打架。草灯打架像打擂,是讲究一点古典战斗的传统与美感的。但对方可不在乎,尽往她敏感地带招呼,一天下来身上全是伤。走路时背后胸前的血痕拓在纯白的校服上,像个刻薄的诅咒。
草灯将校服整个儿浸在水里,一丝丝血漫出来,很快覆住了整个水面。她盯着那蜿蜒的轨迹几秒,律就在客厅里叫她了。南律镜片后的两个眼睛一扫,就知道她干啥去了。她早恋到哪怕失去耳朵南律可能都不在意,她打架南律其实也不在意——南律在意她的脸。她那张脸随父亲,轮廓柔和,现在能迷倒一片小男生,将来也会迷倒一大批男人。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嘲讽也似地笑了。
茶几上摆着碘酒和棉签。即使产后在家,平常人都套着宽松透气的衣服,南律穿着仍然与在学校没什么分别,还是那套令草灯痛恨地一丝不苟。草灯抹了把脸。血更花了。
她磨磨蹭蹭地坐到南律对面。草灯以为自己不怕南律,南律性格不凶,也没有打过她。但当南律真的看她时,她又莫名其妙地惶恐起来,下意识地想缩脖子。
“抬起头,草灯。”棉签的棉头在伤口上滚了两圈。碘酒不比酒精,消毒起来也没有那种要命的疼痛快感。她宁可用酒精,疼痛能分散她的注意力。
好在时间不长。当南律放下棉签示意可以了时,草灯几乎是同时凶狠地扑进了她的怀里,就像她六岁那年做的。只不过现在她也没了当时稚气的面孔和叫律妈妈的懵懂,但却有了一点十二岁少女的狡猾。律的胸部不算傲人,但很挺,像两座积红雪的峰。
当她拉开律的衣襟时几乎是了然地笑了。深红的乳头上一片白渍,像葡萄酒兑了马奶。那可能是律老师今生唯一一次怀孕,唯一一次流产,唯一一次拥有孩子,唯一一次失去孩子。
tbc.

  5 2
评论(2)
热度(5)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