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抹布/没事儿搞搞雷雷的史同/他们就是爱情/每日想看抹布王维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月亮的妓女

 感谢七爷!! @Mr.SEventeen 七爷高产的我都不好意思咸鱼惹
男仆法x伯爵英,法第一人称,各种鬼畜出没
希望不要毁了七爷的文XD

前文http://yanshiqi233.lofter.com/post/1eac8fa2_12dceabb

 “可是我不稀罕地狱的光,”伯爵扬起他的粗眉毛,笑容轻蔑而放肆,“我要你活着,我要你为我点燃所有的脂膏,我要这光将全世界的黄金照亮,我们昂首走进天堂里去。”

我幼年在教堂听神父布道时,他指着教堂的彩绘描绘地狱图景,走向天堂的路不过发丝粗细,唯有最纯洁的人才能得到主的垂怜。我看了一眼我自己的手。纤长美妙,和...

  42

【仏英ABO】天生一对 Act.1

尝试了一下戏剧。
仏英+少量的仏all
开场的仏英都很直a😂
Alpha法姐XAlpha英娘
苏哥是O

Act.1

(一艘豪华游轮上。夜晚硕风习习,顺水顺风,月光点亮了满船的烛光。贵妇如织,厅堂如昼,音乐舒缓地流淌着,舞会马上要开始。柯克兰家的Alpha小女儿罗莎.柯克兰却悄悄溜了出来,却在甲板上看到了波诺弗瓦家的继承人,刚与她的Omega大哥订婚的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她在甲板上饮酒。)

罗莎.柯克兰 (顿住脚步,冰冷而生硬地) 波诺弗瓦小姐好兴致啊。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饮了口酒) 我看上去兴致很好?

罗莎.柯克兰 佳人在怀,事业成功,酣醉一晌,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叫人满足?怕是连天上的...

  19

【仏英】鱼传尺素

算个复健……x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X亚瑟.柯克兰,有耀燕
王耀孙子视角

祖父王耀去世后,我去看了波诺弗瓦先生一回。这几年波诺弗瓦先生再没搬过家,家门正对着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大门口。

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带我去的,我祖父王耀是出版社的主编,他是我祖父一手带出来的。

日头很好,是春天,墙上的爬山虎抻着褐色的脚,树上也开了米白色的小花。波诺弗瓦先生的日常都是由一个乡下女人打理的,那铜瓶里的花、大缸里的水也是她更换的,吊着盎然生机。他的书桌也摆的整整齐齐,一张张便笺上字体风流的用钢笔抄录着古诗还有英文还是拉丁文的诗句,想来是他闲暇时写的。

波诺弗瓦先生那时的病已很重了,我未得近他的脸,也未得与他...

  49

【金三角】单身

英娘第一视角,存稿。
打人别打脸。

“我单身。“十年来,我习惯对每一个在酒吧与我搭讪的男人女人这样说。而我第一次说这句话是十年前,那时我初出校门,面容上也没有伤痕。我还没有爱上Fransoas。我习惯勃拉姆斯,不习惯那些嘶吼的唱片,尽管我现在听着仍然单调。我不会养花养草,也不太会爱人,用自己的身体爱人。最后我不知道谁教会了我这些。而当我十年前第一次放弃自己时,我对他说的也是这句话,“我单身。”

这已是一句十分熟稔的台词了。它流畅地从我嘴里滑出来,从当年的脂粉不敷到如今浓妆艳抹的脸上。我大多数的同龄人早已走入爱情的坟墓。有时候我也在鬼门关苦苦徘徊过,但我终竟退回来了。我要一个人,我宁可一个人。...

  85 22

【仏英|点文】人之将死

雪柳柳!我终于磨出来了!呜呜呜……虽然跟想象中差的so远……
我快要被自己的文风日哭了真的……这什么操蛋的玩意儿……
甜甜的仏英,有一点污?

人类仏×恶魔英

亚瑟·柯克兰来信了。

他目前在奥地利旅行,他们已经一年没见了,也许是整一年,还有可能是好几年。总之过了很长的时间。亚瑟在信里写到他将要转机到法兰克福,他写到,当我站在阿尔卑斯山的顶峰时我能看到德国、匈牙利、法国,但我唯独看不见你。弗朗西斯心想亚瑟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不过把这封信改一改也许会是一首不错的浪漫主义诗歌。

然后他看见这封信上被他涂抹的乱七八糟,颇有街头艺术的感觉。再细看,他蓦然发现那全是他凌...

  79 16

Affinity/亲密关系

内容和题目致敬哪一本书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就这样吧,一天打完的,清水无质量。

金三角/普奥

艾米莉主视角

因为越是接近渴望的目标,我们的智力就会在一个深渊里陷得越深,记忆无法跟随。

——题记

大前年的冬天我追随那个女人的脚步来到了这所监狱。当heroine的梦境无情的破碎时,我整个人陷入了灰白中。在三氯乙醛的折磨下我剪掉了学她留的金色长发,换上了白色的管理员制服,做了一个年少意气的决定。

我爱那个女人爱了几乎十年,十年heroine都在模仿她的一举一动。当我走入那座高塔一样的建筑时我却松了口气仿佛心愿得偿,尽管这令普通人敬畏乃至感到可怖。

当亚瑟得知我的新工作时气的脸色铁青。法...

  100 27

萨阿迪的玫瑰(仏英日常

文笔死在了中考所以不要在意这流水账一样的东西…… 
亚瑟的谜の醋意

世间没有幸福的爱情 
但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爱情 
——路易·阿拉贡 
 
“礼仪革新会,”弗朗西斯说,“——真是相当可笑。” 
他此时正坐在酒吧惆怅地喝着酒,跟我抱怨着他的烦恼。 
在圣瓦伦丁节,他被赶出家门了,成为跟我一样光荣的(暂时的)单身汉,还叼着一枝玫瑰。 
“所以说,是你有了「男人的危机」,才不得不找本大爷?” 
“礼-仪-革-新-会,吉尔,我在很严肃地跟你讨论礼仪革新会的事情。”法国人往椅背上一靠...

  41 7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