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总卖鱼

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雪柳柳@苝望 @度陌临流
请跟我一起夸她!

贵乱/抹布/没事儿搞搞雷雷的史同/他们就是爱情/每日想看抹布王维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月亮的妓女

 感谢七爷!! @Mr.SEventeen 七爷高产的我都不好意思咸鱼惹
男仆法x伯爵英,法第一人称,各种鬼畜出没
希望不要毁了七爷的文XD

前文http://yanshiqi233.lofter.com/post/1eac8fa2_12dceabb

 “可是我不稀罕地狱的光,”伯爵扬起他的粗眉毛,笑容轻蔑而放肆,“我要你活着,我要你为我点燃所有的脂膏,我要这光将全世界的黄金照亮,我们昂首走进天堂里去。”

我幼年在教堂听神父布道时,他指着教堂的彩绘描绘地狱图景,走向天堂的路不过发丝粗细,唯有最纯洁的人才能得到主的垂怜。我看了一眼我自己的手。纤长美妙,和...

  42

【仏英ABO】天生一对 Act.1

尝试了一下戏剧。
仏英+少量的仏all
开场的仏英都很直a😂
Alpha法姐XAlpha英娘
苏哥是O

Act.1

(一艘豪华游轮上。夜晚硕风习习,顺水顺风,月光点亮了满船的烛光。贵妇如织,厅堂如昼,音乐舒缓地流淌着,舞会马上要开始。柯克兰家的Alpha小女儿罗莎.柯克兰却悄悄溜了出来,却在甲板上看到了波诺弗瓦家的继承人,刚与她的Omega大哥订婚的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她在甲板上饮酒。)

罗莎.柯克兰 (顿住脚步,冰冷而生硬地) 波诺弗瓦小姐好兴致啊。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饮了口酒) 我看上去兴致很好?

罗莎.柯克兰 佳人在怀,事业成功,酣醉一晌,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叫人满足?怕是连天上的...

  19

Brain hole


男仆法x伯爵英,与 @Mr.SEventeen 七爷的联文!写的很烂希望不要毁了七爷的那部分x

前情见七爷http://yanshiqi233.lofter.com/post/1eac8fa2_12925db8

一时众仆熙熙攘攘,乱作一团。子爵气的面色铁青,那座马车是他珍爱之物,四角有中亚的青金石镶嵌,绒线产自埃及,佛兰德绣工织出的花团锦簇——有钱人闲的没事干捣鼓出的玩意儿。

月在中天,我只着内衬的伯爵大人两片柔美的红唇翕合,真想让人撬开尝尝里面是不是有珍珠。伯爵年纪不大却处世沉着,珍珠扣子也不乱一颗。我心醉神迷地微微倾身,恰好控制在一个能看到他莹白的皮肤,又不致冒犯...

  75 5

【仏英】暹罗之恋

补档
仏英

BGM:梦说剑布衣
我太喜欢这个BGM了,能跟放下情执清净心一拼~

他们是在美丽的湄南河边相遇的。
亚瑟.柯克兰几乎每次出航都上这遥远的东方来。自然,一方面是为了那些肉蔻香料胡椒之类风靡欧罗巴销路大好的玩意儿,他用这些牟取利润,顺便一睹奇珍异兽'以及在冬日阴气沉沉的欧洲见不到的明朗风情;一面是为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亲爱的老朋友。

于是,在每年的五到八月,他就乘着西风和南风,涉过万水千山,穿过马六甲海峡,遥遥地来了。

不出意外的话,亚瑟会在碧武里登陆,在与聪明美貌的女商人商谈完事宜后,他总是要往阿瑜陀耶去的,寻他的老友。而弗朗西斯的航线相较就短了许多,他只单单在印度和南洋里徘徊...

  22

【all英】亚瑟与他的男人们系列

补档

一个断篇(仏英)
“勋爵俊美无俦且喜怒无常……他年少由老勋爵夫人送至阿基坦由阿基坦的女主人抚养长大,并由他的叔父为他举行授封式……他对那位大人走着一种特别的依恋,恰如他晚年对上帝的无匹忠诚,”

这段文字出自行走英格兰宫廷的亨廷顿的亨利之手。他的著作有助于我们了解柯克兰勋爵的幼年,但由于他一贯的夸大其词捕风捉影以致有限。但我们从这份资料可以看到,当时柯克兰勋爵的性倒错似已初露端倪。后来有材料记载柯克兰勋爵曾经被他的叔父强暴过,用性操控政治家并不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情,而这可能也是柯克兰一生不近女色且未留下子嗣的原因之一。

从各种各样的记载里我们可以暂窥勋爵谜一般的感情生活(关于这方面的资...

  51 5

【洪普】Látmás旧影


补档

伪伪伪历史向/洪普/隐洪all/BJ警告

北辰三月月练:降落的星辰/舍弃一切/无法触及

布达越来越冷了。隔壁的太太木着脸,搓着长长的脏指甲这么告诉Julchen。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她总会把事实重复两三遍已显示她迟钝的智慧和她仍旧敏锐。布达温暖的冬天在向北欧的严冬过渡,携卷着飓风与红色寒流登陆。有什么要来了,摧毁一切。她必须得向István报告他们灭亡的伊始,即使这种意识已在István的脑海里存在,一个可怖的故事将用童话的方式娓娓展开。

Julchen点上了蜡烛。她在门口遥遥的望了一眼,István大概在书房读他高傲的拉丁文书籍—那里...

  18

【伊娘中心微独伊】Florin/花与爱丽丝

补档,zz时期写的玩意儿,文艺复兴

Florin/花与爱丽丝

我们的眼睛曾清澈快活,
深嵌在眼眶里明亮如炬,
现在只余空空洞穴,森黑可怖
——时间拖来这些颓垣断柱。
——米开朗琪罗,作于1524年狂欢节

我在家里。这里坐落在斯特罗齐路上,离老市场不远,倒是离亚诺河有点距离。现在是星期天下午,我泡了茶,加了一勺糖,斜躺在长椅上听广播播报墨索里尼和法西斯的最新动向。在加里波第之后,意大利还是头一次这样紧张,仿佛那最终的审判真的要来临了。

在萨伏那洛拉讲道,查理八世进城时,我们就是这样熙熙攘攘地挤在一起,惶惑不安地等待命运的安排。我那时说不上年轻,也随着被人流冲散,不知去向何方。

曾经洛伦佐问过我...

  16

【仏英】鱼传尺素

算个复健……x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X亚瑟.柯克兰,有耀燕
王耀孙子视角

祖父王耀去世后,我去看了波诺弗瓦先生一回。这几年波诺弗瓦先生再没搬过家,家门正对着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大门口。

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带我去的,我祖父王耀是出版社的主编,他是我祖父一手带出来的。

日头很好,是春天,墙上的爬山虎抻着褐色的脚,树上也开了米白色的小花。波诺弗瓦先生的日常都是由一个乡下女人打理的,那铜瓶里的花、大缸里的水也是她更换的,吊着盎然生机。他的书桌也摆的整整齐齐,一张张便笺上字体风流的用钢笔抄录着古诗还有英文还是拉丁文的诗句,想来是他闲暇时写的。

波诺弗瓦先生那时的病已很重了,我未得近他的脸,也未得与他...

  49

我还是喜欢法英是因为同样对美和宏大的追求走到一起的啊,日常的琐碎都化为美之前最深沉也是最单纯的感动,就像劳累了几个月终于窥见古遗址的一角,他们坐在工地旁互相点了根烟,仰望满天星斗烂漫,情不自禁地扣紧了手。

我希望他们能活在不同文化的交界处,感受不同文化的冲突;我希望他们真心实意地为另一种文明感动,为那些不被理解的挣扎的文明发声,为他们的祖先和同伴犯下的罪并且仍然在犯的罪进行补赎,即便知道这条路布满硫磺与火永无归期,他们也会彼此相携走下去。
最近写的最喜欢的一个片段:
亚瑟笑了笑,拿起报纸,揉了揉眼睛看最新一期中东的政治新闻,弗朗西斯把咖啡放在一旁,给他揉肩:
“在想什么?”
“希伯来圣经中是没有原罪...

  45 2

© 鱼总卖鱼 | Powered by LOFTER